首页 > 言情小说 > 从良纪事 > 第六十七章 收徒(求订阅!)

第六十七章 收徒(求订阅!)

作者:冰镇糯米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热门推荐:绝命毒尸校花的贴身高手桃运神戒五行天最强逆袭都市之大仙尊极品桃花运少年王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com.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6000字依旧求订阅,粉红,首订实在不咋地,为了成绩不讨太扑,亲们多支持吧,再次感谢给某粥投了粉红票的亲们╭(╯3╰)╮)

    “还愣在那里做什么,快过来啊,这面凉了可就不好吃了,我一大早起来做的呢!”珍儿急吼吼地拉了陆晼晚到桌边坐下,把筷子塞到了她手上。

    “你还记得啊……”陆晼晚拿着筷子,看着碗里卖相并不怎么好看的长寿面,眼眶酸涩不已,呐呐说道,好像从她出生开始,就没有人记得过她的生辰,以前在陆府的时候,丫鬟婆子们从来伺候地不上心,她一开始还是有所期望的,期望那个父亲会记得她的生辰,但后来也慢慢绝望了,连自己都快将那个日子遗忘了。

    “我可不像你,这么重要的日子自然是记得的,去年这时候你才刚来不久,我们也不怎么熟,我也就没顾上帮你庆生,今年自然怎样都不能忘了,快别傻愣着了,赶紧趁热吃面,记得一整根的吃,中间可不能咬断了。”

    珍儿在陆晼晚身边坐下,淡笑着说道,陆晼晚听话地用筷子夹起面条,慢慢地吃着,如珍儿所说的那样,小心翼翼地不咬断面条,只是一碗再普通不过的面条,却让她觉得格外地香甜。

    看着陆晼晚吃完了寿面,珍儿又把那寿桃点心推到她面前,说道:“再尝尝这寿桃包,我第一次做,也不知道做的好不好吃。”

    陆晼晚其实不怎么喜欢吃甜食,再说刚才那一碗寿面已经几乎填饱了她的肚子,但她又怎么拒绝地了一大早起来专门为她庆生做这些的珍儿呢,只能又是笑着吃了好几个寿桃包,直到肚子实在是撑不下了,才停了下来。

    珍儿看陆晼晚吃了这么多,自然是开心的,又想起什么似的,从怀里拿出一个小荷包,递到她面前道:“那,这是生辰礼物,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你看看喜不喜欢。”

    陆晼晚接过荷包,笑着道:“不管你送什么我都是喜欢的,这好像还是我第一次收到别人送的生辰礼物呢!”

    珍儿听着陆晼晚这话,眼神里多了些怜惜,催促着她道:“你先别这么快说,打开看看嘛。”

    陆晼晚这才打开了荷包,从里头取出来一根银链子,那链子上坠了一个小猴图案的坠子,很是可爱,陆晼晚的生肖是猴,这个礼物自是再贴切不过的。

    “本来想送你金链子的,可惜我刚赎了身,又帮家里头在京城买了座宅子,手上的余钱不多了,这才先打了个银的。”珍儿颇有些遗憾地说道。

    陆晼晚却是笑眯眯地将链子戴在了手上,爱不释手地说道:“我就喜欢银的,金的我还嫌它俗气呢。”

    珍儿见陆晥晚喜欢,也十分开心,拉着她的手说道:“本来我哥哥是想让我把你接去咱们家庆生的,可我也知道最近教坊里管得严,随意不让里头的人出去,这才作罢了。”

    陆晼晚却是不甚在意,“姐姐能来帮我过生日我已经很高兴了,怎么还好意思去打扰你的家人,最近教坊里头也不太平,姐姐您还是莫要常来了。”

    珍儿才不会听陆晼晚的话呢,撇了撇嘴道:“在家里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做,爹娘和大哥现在什么都不让我做,就想我每天待在屋子里做女红,你也知道我是闲不住的性子,哪里能学那些小姐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啊!”

    陆晼晚听着珍儿的抱怨,轻笑着说道:“你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张大哥不是心疼你吗,他现在自己有了差事,也能赚钱了,自然不舍得你再劳累了。”

    提到张墨珍儿又是一脸喜色,笑嘻嘻地说道:“哥他还有会试要考呢,现在还是读书复习最重要,我还是想多做些事帮帮他的。”

    陆晥晚又与珍儿闲聊了几句,珍儿才起身离开了,因为张墨中午还要回家吃饭,所以她得早些回去准备。

    珍儿离开后,陆晥晚看着一桌子的菜肴,心里暖融融的,将它们先收了起来,准备中午再吃。收拾妥当之后,陆晥晚便又拿起了孟飞扬的那本小册子,细细研读起来,她想先把理论知识都了解透了,才好开始进行实践。陆晥晚向来是一看书便忘了时间,直到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才将她的注意力从书上拉回。

    “绾绾,你在里面吗?”陆晥晚听到那声音,知晓是燕秋,便放下手中的册子,藏在了枕头下,这才走过去开了门。

    燕秋见陆晥晚在屋里,似是松了口气,笑着说道:“我还当你不在呢,敲了这么久的门都没人应声。”

    “我方才睡着了,没听见。”陆晥晚抱歉地笑了笑,随意敷衍着说道。

    燕秋也不在意,继续说道:“娘子正找你呢,你快跟我去见她吧。”

    自从陆晥晚受伤了之后,司青青就鲜少找她了,她面上露出一抹疑惑,出声问道:“不知娘子找我有什么事?”

    燕秋拉着陆晥晚出了屋子,立马道:“边走边说吧,我也知道的不多。”

    一路上,燕秋便娓娓与陆晥晚说道:“今儿早晨楚秀园的秦教习来过了,与咱们娘子在屋子里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她走之后,娘子就让我找你过去,我想着恐怕应该很秦教习有些关系。”

    听完燕秋的话,陆晥晚顿时更疑惑了,这一世自己跟那秦琴似乎没什么交集啊,她找自己能有什么事儿?怎样都想不通陆晥晚便索性不想了,反正一会儿就会知道了。

    两人到了司青青房间,燕秋就识相地退离休下去,司青青对待陆晥晚的态度依然十分温柔可亲,先是关心了一下她的身体,才入了正题与她试探地问道:“绾绾,你对今后可有什么打算,你应该知道自己与珍儿、燕秋她们不一样,你是罪官之女,基本上是没有希望赎身的,若是不出意外,这一辈子都要在教坊里渡过,难道你打算这一辈子都做女使吗,你现在年纪小,还没觉得什么,做的活计也都是最轻松的,但一旦你上了年纪,便只能沦为粗使婆子了,那些人过的是怎样的日子你也应该清楚,难道你想象她们一样吗?”

    陆晥晚自然不可能让自己变成那样的,她本就没想过在教坊里待一辈子,她只是在等待一个机会,能够不那么引人注意地从教坊中脱籍而出。但现在司青青问起了这个问题,陆晥晚还是装做了迷茫的模样,微微摇了摇头回道:“娘子,这么久以后的事情,绾绾没有想过呢,我现在就想好好服侍娘子。”

    司青青脸上的笑容越发温柔,轻轻摸了摸陆晥晚的双髻,轻叹一口气道:“我知道你是个忠心的好孩子,但我也不能看着你这么个好孩子耽误在我这儿了,今儿早上秦教习过来我这儿了,她说想收你当徒弟,我已经替你答应她了。”

    陆晥晚顿时惊讶地张大了嘴,她怎么都没想到秦琴居然会收她做徒弟!?徒弟和女ji是不一样的,教坊里头原来也有这种先例,毕竟那些有天赋的人不一定都有一副好皮囊,而天资出众的女ji们大多都会被达官贵人们赎身买走,只会有较少一部分会在人老珠黄之后留在教坊任教习,但这些本身技艺出色的女ji却并不一定都会是一个好老师,许多人自己可以做的很好,但却教不好学生,所以便出现了这样了“徒弟”这一类人,她们都是本身有极强的乐器或舞蹈上面的天赋,但姿容一般,由经验丰富的教习们亲自教导,这种教导与教导女ji的那种教导又是不一样的,更偏向与传授一些经验技巧,为她们能成为一个好的教习做铺垫。

    但这种“徒弟”的人选却也是可遇不可求的,毕竟进了教坊的女子,只要有这方面的天赋,都是想成为女ji的,没有几个愿意为他人作嫁衣裳,成为一个默默无闻的教习,所以会收徒弟的教习也很少,除非是十分爱才,才会将那人收为徒弟,不过这也是要经过本人同意的,毕竟有这般奉献精神的人也是不多的。

    陆晥晚惊讶的瞬间,司青青依然与她说着,“我做出这个决定,也是经过慎重考虑的,若是绾绾你的脸没受伤,那不用我说什么,春妈妈就会将你好好培养的,可惜你的脸治不好,想成为女ji是不可能了,若是能做个教习对你来说也算是一条好出路,就算将来老了之后,教坊也有义务对你奉养,你也不用担心老来无依。”

    陆晥晚自然知道司青青是一心为她着想的,她亦是不想拂了她的好意,仔细思索了一番,想想做秦琴的徒弟也不失为一件坏事,而且她也是想继续弹琵琶的,且以后不用再伺候那些脑满肠肥的官员,她自是十分乐意的。权衡了利弊之后,陆晥晚便已是做了决定,但面上还是做出一付犹豫的模样,不确定地开口问道:“娘子,您觉得我能做好吗,我怕我辜负了您跟秦教习的厚爱……”

    司青青闻言笑了,点了点陆晥晚的小鼻子说道:“你就放心吧,秦教习的眼光可是一等一的,只要是她看中的人,那一定是有潜力的,我可是知道你上次在楚秀园的时候,一手琵琶可是镇住了一群人呢,你有这样的本事,再加上秦教习的调、教,还怕做不来不成?”

    听完司青青的话,陆晥晚才似是下定了决心一般,点了点头,面上却很是不舍地说道:“那我就听娘子您的,只是这样绾绾就要离开您了,我舍不得……”

    “傻孩子。”司青青面上也露出一抹不舍之情,却依然笑言道:“你又不是去哪儿,不一样是在这教坊里头的吗,若是想我了,得空了就时常过来看看我,与现在也是没什么区别的。”

    陆晼晚这才点了点头,算是应允了。司青青最后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你今儿先回去收拾东西吧,明天秦教习会亲自来领你过去的,她可是真的十分看重你呢,你以后跟着她要好好学习,可不能给我丢脸了。”

    陆晼晚自然是连连点头应是,起身回了房间。

    陆晼晚本身的衣服物件不多,因为她年纪小,也没做多少衣服,除了她自己手改的那几身,就是教坊里头定做的,外加司青青赏给她的,全部打包起来,也不过一小包,银票和散碎银子她倒是攒了不少,上回君绮姗赏给她的那一百两黄金全让她兑换成了银票,整整一千两,还有司青青硬塞给她的一百两银票,全让她缝进了几件贴身的里衣里,散碎银子是每个月的月钱和客人的打赏,也积攒了大概十几两,还有若干首饰,大多是司青青赏给她的,陆晼晚将自己所有的财产都盘点了一遍,发现自己还真是一个小富婆,拿着这些钱,在京城里也可以过地不错了,毕竟现在的物价还并不是很高,两百两银子就可以买一座普通的一进小宅院,一千两银子对普通百姓来说几乎是一笔巨款了。

    别的东西都整理好了,有一样东西确实让陆晼晚为难起来,孟飞扬留给她的那些药丸药膏不少,也有许多毒药,这么一堆东西自然是不能让人发现的,陆晼晚想了半天,还是决定先把这些东西藏到孟飞扬的宅子里,那个宅子是当初孟飞扬买下了的,现如今只有他们两人有钥匙,藏在那里应该还算安全。

    一切东西收拾妥当,陆晼晚就等着秦琴来接她了,第二天一大早,她便起来了,将自己收拾妥当,便拎着包袱去了司青青那里。那秦琴竟是来的比她还早,陆晼晚一进门,就看到她与司青青相对而坐,这满是笑容地聊着天。

    司青青先瞧见陆晼晚,笑着与她招手道:“正说到你呢,快过来吧。”

    陆晼晚走上前去,略有些羞怯地与两人行了礼。秦琴上下仔细打量了陆晼晚一会儿,才与司青青说道:“怎么瞧着比上次瘦了一些,这小脸尖地都快成锥子了。”

    司青青将陆晼晚拉到身边,爱怜地摸了摸她的脸颊道:“也是怪可怜见的,前些日子得了场大病,最近才好,这才瘦了许多,我现在把人交到你手上,你就给她好好补补,小孩子养地胖些才看着喜人呢!”

    秦琴自然不知道陆晼晚受伤的事情,又是关心地问询了几句,司青青才稍稍与她说了几句,但也没说详细,毕竟陆晼晚的遭遇实在有些离奇,只言片语也说不清楚。

    秦琴甚是唏嘘了一阵,看着陆晼晚现在无碍,也很是庆幸,又想到上次在楚秀园看到她弹琵琶的情景,便问道:“绾绾原来在家里学过琵琶吗,师承何人?”

    “原来家里专门请了老师教我们姐妹几个琴棋书画,我学了两三年,也只学到些皮毛,因为本身对琵琶比较有兴趣,在上面花的功夫便多一些。”陆晼晚印着头皮编了几句瞎话回道。

    秦琴听陆晼晚没提老师的名讳,只以为是个名声不显的人,便也没再追问,转而夸奖陆晼晚道:“才学了两三年琵琶,就有这样的水平,绾绾的天分果然是不俗的,想来再练个两三年,这教坊便无人能与你匹敌了。”

    “我没有教习说的那么厉害的,教习您莫这样夸我了。”陆晼晚连连摆手说着,被秦琴夸得脸红,她是什么天分,她自己自然是最清楚的,当初她可是连石静瑶都不如的,只是现如今多了上一世的记忆,就占了这便宜罢了。

    “秦教习说你行,你一定就是行的,跟秦教习去了之后,记得好好学。”司青青终究是舍不得陆晼晚,再三嘱咐道。

    秦琴将陆晼晚拉过去,与司青青说道:“人交给我,你就放心吧,我会好好教她的,虽然不能做女ji,但当教习也不错的,总少了那许多烦心事儿,也算是福气。”

    陆晼晚听着秦琴话中深意,知晓她也知道做女ji的心酸,便也乖乖立在她身边,不在言语了。

    司青青似是与秦琴还有些话要说,便让陆晼晚先去外头吃些点心。陆晼晚早上起来的急,也没吃早食,这时候肚子早就饿了,也就听话地去了外间,燕秋拿了些粥食点心放到外头的小桌上,两人便在一处吃饭。

    燕秋似乎是十分羡慕陆晼晚的,边吃着花卷,边感慨道:“绾绾你可真是好运气,能入了秦教习的眼,做教习可比做女使轻松多了,以后教坊又管养老,若是教出几个头牌,那在教坊的地位可也不一样了,你看秦教习,教出了湘君,连春妈妈和花公公都对她十分尊敬,你以后当了教习,可别忘了我们,我这等小女使也好沾沾你的光。”

    陆晼晚正喝着粥,咽下口中的米粒,面上并没有什么表情,淡淡地说道:“你有什么好羡慕我的,你家里有父母兄弟,赚够了钱之后尽可以赎身出去嫁人,以后的日子只有比我好的,我却只能一辈子待在教坊里,孤孤单单的,这样的日子,你也羡慕?”

    燕秋没想到陆晼晚会说这些,顿时被噎了一下,有些郁闷地看着她说道:“绾绾,你知不知道你一点也不像十一岁,当真是死板无趣的紧,我像你这么大年纪的时候,哪里有你想地那么多,都是过一日算一日的,你现在跟了秦教习,日子自然会比现在好许多,想到那么远以后的事做什么,再说了,虽说我们这些人是能赎身的,但却也不是每一个都像珍儿姐那么好运气,有个争气的哥哥,我们家我就是老大,下面好几个弟妹,穷地连饭都吃不上,不然我爹娘也不会把我卖来这儿,跟你说实话吧,我从来没想过要自己赎身,出去了又怎样,家里还不是穷地叮当响,我可不想再过饿肚子的日子了,再说我也没有那么多钱,有钱我还不如买几身好看的衣裳,我就想着能抓住个金主,将我买回去做妾,一辈子衣食无忧,我也就满足了。”

    陆晼晚听着燕秋的话,啃着馒头,默默不语,她想,人和人的追求总是不一样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就像初夏想当女ji赚钱补贴家里,珍儿拼命赚钱供她哥哥读书,燕秋想嫁给有钱人过好日子,她不能说她们的追求是错的,身入教坊,已是决定了她们这些人要比普通的女子辛苦许多,但不管怎样,她们都只是想让自己或是身边的人过的更好。

    “那我就祝你早日找到如意郎君。”陆晼晚放下手中的碗,笑着与燕秋说道。

    燕秋倒是没想到陆晥晚会说这话,有些愣愣地点了点头,道:“你也是,去了秦教习那里一定会享福的。”

    两人用完了早食,司青青与秦琴也说地差不多了,秦琴与司青青告辞,便领着陆晥晚回了楚秀园。

    楚秀园对陆晥晚来说自然是不陌生的,上一世的时候,她在这里整整待了五年,算是她上一世过得最好的五年了,若日子一直像那五年一般,或许就不会有现在的自己了吧。

    秦琴收了陆晥晚做徒弟的事,似乎没多少人知晓,连贴身侍候秦琴的几个女使也显然不知情,秦琴与她们介绍陆晥晚的时候,陆晥晚在她们脸上看到了极明显的惊诧神情,而后便是仔细打量了陆晥晚一番,仿佛想要将她好好看个明白一般。

    秦琴平日里要教导楚秀园的女ji们,自然是十分繁忙的,不可能有太多时间照顾她,便把她托给了自己身边最信任的女使秋葵,秋葵是个看上去稳重的女孩子,跟珍儿的年纪差不多大,生地白白净净的,很是清秀,笑的时候脸颊两边会出现小小的酒窝,让人一看就觉得亲近。RS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本站推荐:我的帝国无双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从良纪事》章节(正文 第六十七章 收徒(求订阅!))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从良纪事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书迷楼(www.shumilou.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