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孽海潮生 > 第45章

第45章

作者:花坚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热门推荐:雪鹰领主星神兵王全职法师完美世界儒道至圣绝鼎丹尊圣墟无上崛起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com.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什么?”海明大惊,原来这是自己老头干的好事,他都23了,还把他管得跟小孩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没断奶呢。

    海东麟的话听见潮生耳中又是另一番光景,让他对海明这人的滥情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任佳雯很聪明,怎么会被这样的花花公子所蛊惑?还是他真的误会了女友?

    海明坐不住了,他得赶紧回家找老头说道说道去,他为了逃脱父亲的管教,不但没有像他的哥哥那样走政途,还逃也似地去了三叔的公司上班,为了这事,海高远可没少骂他。如今居然把手都伸到三叔这边了,这以后他还有好日子可过吗?

    他急着回家,所以起身跟海东麟告辞,“三叔,我还有事先走了,改天再请你喝酒。”

    他在海家再放肆也不敢把那套拿到三叔面前来,这个比自己才大了十几岁的长辈有时候比父亲还要可怕,所以他在海东麟的面前向来是做足了礼数的,可以直接进出这里是三叔给他的唯一特权。在得到他的首肯后,海明转身准备离开这里。

    走向门口的时候,他和潮生擦肩而过,就在这时,他又带着那种不怀好意的眼神看了看他,语气轻佻地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江老师,你可真是好手段啊,我三叔的炕上功夫不错吧?”

    “你!”

    海明没有给他反驳的机会,大笑着走了房间。

    第二个不速之客离去后,按摩室里又只剩下了海东麟和潮生二人,只是这时不再有刚才的和谐气氛。海东麟看着潮生涨红的脸,大概猜到了海明的话,却也不点破,装作不知情地问了一句:“继续吗?”

    潮生心里烦闷,哪还有心思,“不了,反正也做得差不多了。海先生,如果没事的话我想先回去了。”

    海东麟没有拦他,颔首说:“那好吧,我让老王送你。”

    “嗯,谢谢。”

    海东麟站在床边,微微晃动着手中的酒杯,眼眸暗沉,似乎正在酝酿着一场风暴——

    潮生,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还无法下定决定,那就让我来帮你……

    一路上,潮生的脑子里浑浑噩噩的,海明那轻视的眼神和挑衅的话萦绕在他脑中,让他觉得很不舒服。可他烦恼的并不是这个,纵使海明误会了他和海东麟的关系,但自己问心无愧,又何惧他恶意的揣测?让他心烦意乱的是他和任佳雯的事,海明眼中不加掩饰的敌意让他的猜测更加真实了几分,而这正是他最担心的。

    潮生一路上都在出神,导致老王在把他送到宿舍门口与他道别的时候,像是没睡醒般没有反应过来。

    回到宿舍,他坐在写字台前,拿出了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了第一个人名,佳雯。屏幕上就是对方的手机号码,只要他按一个键就能接通,可潮生就这样把手机放在桌上,迟迟没有动手。

    他想起了小舅舅的话——要在伤害刚开始的时候结束它。

    可那是自己认定的另一半,是要和他携手走完余下人生的人,但凡有一线希望,他都不想放弃。

    他的手指停在了离屏幕不到一厘米的地方,却还是没有按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明明是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潮生手心却出了汗,他维持这样一个动作太久,久到让他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一个刺耳的生硬打破了这个僵局,也结束了他的天人交战,因为此刻显示在他手机屏幕上的来电人姓名,就是任佳雯。

    潮生慌了手脚,拿起手机的时候差点摔在了地方。

    “喂、喂?”

    “潮生,你在干吗呢?”

    任佳雯悦耳的声音传来,语气很平淡,让人听不出她的情绪。

    “在学校宿舍呢。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

    他听见女友莞尔一笑说:“怎么,我是你的女朋友,给你打个电话还不行了。”

    熟稔的语气,略带撒娇意味的话,就好像他们这段时间的争执从来就没发生过一样。

    “我不是这个意思。”

    “开玩笑的。我今天不上班,晚上有空吗,见个面吧。”

    潮生愣住,半晌都没反应过来。

    “潮生?怎么了?没空吗?”

    “不、不,有空的。”

    “那就这么说定了,就影锋电影院门口的那家咖啡店吧,咱俩好久没去了。”

    “……好。”

    挂上电话后,潮生突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对他这样亲切的任佳雯,他有多久不曾见到了?发生了什么?佳雯为什么要约自己?

    他陷入了另一种矛盾,惶惶不安,直至晚上。

    如往常一样,潮生习惯性地提前到达了咖啡店,被男士等待从来都是女性的权利,他一向尊崇这样的小细节,实在是因为他极其贫乏的恋爱经验无法提供他更多讨好对方的手段。

    不久,他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初春的气温依然很低,她却只穿了及膝的厚呢裙子,外面套了一件皮衣,看上去既美丽又干练,散发着一种他从未在任佳雯身上见到过的,成熟女性的韵味。

    潮生清楚地意识到了两人之间的差距,在他们没有见到对方的这段时间,任佳雯正在蜕变成为一个更加富有魅力的女性,而他,却一直在原地踏步。

    他朝女友招招手,任佳雯很快就发现了他,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向他。

    “等久了吧?”

    “没有。”一种十分好闻的味道从任佳雯身上传来,像是初春时节含苞待放的花蕾,美好中又带着一丝朦胧。

    “我饿了,我们先点吃的吧。”

    “好。”他把菜单递给他,似乎让女方来主导一切已经是他们约定俗成的相处模式。

    只是这次,他却不想再被对方牵着鼻子走了。

    桌上摆放着一杯咖啡和一杯果茶,还有一些精致的茶点。甜香钻入了潮生的鼻孔,他却对面前的这些毫无兴趣。他的心跳动得很快,呼吸也有些急促,甚至让他有些透不过气来。

    潮生坦然接受了自己身体的这种反差状态,因为他清楚地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他即将为这段长达四年之久的感情划上一个句号。

    他闭上眼睛,做了一个深呼吸,终于下定了决心——

    “佳雯,我们……”

    “潮生,我跟你说一件事。”

    几乎就在同时,任佳雯也开口了,被她这样一大段,潮生酝酿了许久的那口气突然憋了下去,就像一个被戳破的气球般“嗖——”的一下转眼就不见了。

    “嗯,你、你说。”

    “你还记得海明吗?呐,就是你那海老板的侄子。”

    潮生瞪大了眼睛看着任佳雯,为什么她会主动提起那个男人?

    “看你的样子就是忘了,你向来对这些人不上心的,”任佳雯无奈地说,然后喝了一口咖啡,她接下来的内容更让潮生觉得匪夷所思,“我让你平时多认识一些有权势的人你不听,里面的好处可多着呢。你以为我为什么能提前转正,这么多科室能随便让我挑?你知道跟我一起实习的那伙人都快嫉妒疯了吗?”

    潮生摇摇头,完全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说这个。

    “那都是人家看在海明的面子上啊,他爸虽然没有他爷爷和叔公那样风光,可也是有实权的人呐,再说,谁敢不卖海家的面子?所以啊,海明来了我们院几趟,院长就给我转正了,还让我帮忙给他儿子调工作呢。”

    这番话任佳雯说得极其坦然,潮生听来却觉得刺耳,她为什么要跟自己说这些?

    “那你和海明……”

    “哎呀,你可千万别多想!”任佳雯嗔怪地瞪了他一眼,“我又不是没脑子的人,海明那样的也就是图一时新鲜,还能真看上我啊?我也就跟他逢场作戏应付应付,我俩没什么的,你可不能怀疑我啊,我这不也是为了咱俩的将来吗,我收入好点也是给你减少经济负担啊。”

    这下潮生完全懵了,不但他准备了一下午的话全用不上了,而且还有他愿望了任佳雯的嫌疑?

    他看着任佳雯,她的神情是那么自然,没有丝毫的破绽。

    看潮生没有反应,任佳雯接着说:“我知道你不爱听这些,你这人啊,就是太单纯了,哎。我也不是光占海明的便宜啊,为了谢谢他,前几天我还请他吃饭了呢,在一个特别贵的饭店,菜量还特别少,花了几千我都没吃饱,那饭店我可再不去了,叫什么来着,花……花汀?”

    潮生想起他在那家叫花汀的饭店里,看见海明搂着任佳雯的腰的那一幕,难道真是他错怪她了?

    “反正你不用担心,我跟他清清白白的,我有分寸的,跟这样的大少爷玩感情可没什么好果子吃。别瞪着了,大不了我下次不这样了,吃东西吧,好久没吃到这家的蛋糕了。”

    潮生机械般地往嘴里送着食物,却丝毫唱不出他们的味道。他该相信佳雯吗?他看到的那一幕只不过是个意外吗?她和海明之间真的是清白的吗?

    他应该感到高兴,女友向他坦白了事情的真相,误会消除了,他们又是幸福的一对小情侣了。

    可真的是这样吗?

    潮生朝着任佳雯淡淡地笑着,心情却没有比他来之前好过半点。

    潮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患得患失,也许是因为她身上陌生却格外好闻的香水味,也许是她眼中夺人心魄的自信神采,又或者是她举手投足间散发的优雅贵气,让他突然觉得,在他面前的是一个陌生人,而不是与他相伴四年的女友。

    作者有话要说:感觉这章发出来会被人骂死,潮生难得下定决心还是让让任佳雯给顶回去了,他们不会以这么平静的方式分手的,因为潮生的犹豫不决,海大人已经怒了- -

    不过好消息是我已经在码肉了。。。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本站推荐:临渊行万古第一神沧元图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神级文明我是光明神飞剑问道开天录修罗丹神吞海
《孽海潮生》章节(正文 第45章)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孽海潮生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书迷楼(www.shumilou.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