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侯府嫡女 > 120 洞房花烛

120 洞房花烛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热门推荐:赘婿大主宰银狐武炼巅峰民国二十六年我来自未来钢铁时代重生之将星传奇春秋我为王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com.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日期:~11月01日~

    出嫁,要请父母皆在,儿女双全,家事和睦的全福夫人来梳头,是幸福美满婚姻的象征。 首发

    一大早,慕容雨起床,沐浴后,端坐在梳妆台前,全福夫人满面微笑的为她梳头,一边梳一边高喊:“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子孙满堂,四梳出行遇贵人……”

    慕容雨听着那喊声,面颊有些微微发热,她就要嫁给欧阳少弦为妻了,这是真的吗?怎么感觉像做梦一样呢?

    梳好头,上好妆,慕容雨抬头一望,雪白的小脸,弯弯的眉毛,红红的樱桃小嘴,是她,又不像她,全福夫人笑容灿烂:“姑娘出嫁,都是如此,大小姐是我见过的所有新娘子中最美丽的,浓妆淡抹皆相宜!”

    慕容雨轻轻笑笑,前世的婚姻早已恍然如梦,虽然礼仪周全,却不像今世这般隆重,欧阳少弦与李向东不同,他是真的喜欢自己,嫁给他,自己一定会幸福的,想到这些,慕容雨有些紧张,不由自主的攥紧了小手。

    王香雅凑上前来,笑道:“欧阳少弦那么喜欢你,成亲后,绝对会将你宠上天,保证不会欺负你的!”

    王香雅还未嫁人,但她看出了慕容雨的紧张与忧虑,便出言宽慰,并且,她也没有说错,欧阳少弦非常宝贝慕容雨,哪舍得欺负:“如果哪天,他脾气不好,真的欺负了你,你告诉我,我保证替你出气!”

    沈老太君笑出声:“你这孩子,夫妻吵闹与与平常人闹矛盾不同,别人不插手,他们闹闹别扭,很快就会和好如初,若是别人从中插一脚,那闹矛盾的时间可就长了……”

    “是啊,香雅,等你出嫁后,就会明白了……”慕容雨和王香雅是好朋友,故而,慕容雨的长辈直呼王香雅的名字,她并不介意。

    “小姐,吉时快到了!”琴儿捧来了凤冠霞帔。

    皇上亲自赐婚,婚期又订的很急,慕容雨根本来不及做嫁衣,皇上赏赐的凤冠霞帔自是与从不同的,上面串着贵重的东珠与宝石,高贵,华丽。

    穿好嫁衣,戴上凤冠,慕容雨明媚动人的让人移不开眼睛,沈老太君轻叹一声,雨儿长的,真像馨儿,馨儿出嫁,仿佛还是昨天的事情,一眨眼,馨儿的女儿已到了出嫁年龄!

    “姐姐,恭喜你大婚!”慕容琳笑着走了进来,精致的发髻,得体的妆容,一缕墨丝轻轻垂下,遮盖住了脸上那块丑陋疤痕,猛然看上去,也算是个小美人,手中捧着一只礼物盒:“小小礼物不成敬意,望姐姐笑纳!”张姨娘,张御史被凌迟后,慕容琳一度消沉,几天前方才再次活跃起来。

    慕容雨身上的大红嫁衣,深深的刺痛着慕容琳的眼睛,如果没有慕容雨,穿着皇上赐予的红嫁衣嫁给世子的人就会是自己!

    “琳妹妹能来祝福姐姐,姐姐已经很高兴了!”今天是慕容雨的大喜之日,她想开开心心,高高兴兴的,故而,没心情与慕容琳较量。

    琴儿接过慕容琳的礼物盒退下,慕容琳酸酸的说了一句:“姐姐真美!”

    老夫人笑的和蔼可亲:“那可不,雨儿本来就是美人胚子!”

    帘子打开,小丫鬟禀报:“迎亲的队伍来了!”

    “把吉祥物都拿好,千万别落下什么……”全福夫人仔细检查着。

    “雨儿,我看你早晨根本没吃东西,要不要喝碗渗汤!”王香雅关切着,不吃东西,还要颠簸那么长时间,身体肯定受不了的。

    “千万不可。”喜娘急忙制止:“新娘子出嫁,都是滴水不进的!”否则不吉利。

    “上轿的时间到了,快把喜帕蒙上!”红色的喜帕盖上,眼前一片大红,耳边喜乐大作,慕容雨的心跳突然间加快,刚刚消失的紧张,再次袭来。

    “轻扬少爷,你怎么来了?”门口,响起琴儿的询问声。

    “我来送雨儿表妹出阁!”谢轻扬语气微沉,隔着喜帕,慕容雨也能感觉他望向她的视线,侯府没有男孩子,慕容雨出嫁,自是让表哥来送。

    “不是轻翔少爷来送吗?”琴儿的问题也是慕容雨最想问的。

    “大哥在外面招呼客人呢,让我来送雨儿出阁!”谢轻扬可不敢告诉慕容雨,欧阳少弦知道谢轻翔对慕容雨有意,故意剥夺了他送人的权力。

    “吉时到,新娘子出阁!”喜娘高喊一声,慕容雨被扶出了房间,谢轻扬浅浅一笑,修长的身体俯身蹲在了慕容雨身前,慕容雨伏在他背上,低声道:“有劳轻扬表哥!”

    谢轻扬微微一笑,没有说话,背着慕容雨向烟雨阁外走去,一路人声吵杂,鞭炮声,恭喜声不断。

    越往前走,迎亲的锣鼓声越发响亮,欢庆的气氛冲散了慕容雨心头的紧张,想到欧阳少弦就在侯府门口等着迎娶她,慕容雨心跳加快,脸颊也红了起来,心中泛起丝丝甜意。

    刚才的紧张与忧虑瞬间消失无踪,对未来生活的憧憬与期待充满整个心田。

    侯府门口,欧阳少弦不时侧目张望,利眸中暗带焦急,当谢轻扬背着慕容雨出现在他视线中时,眼睛猛然一亮,嘴角上扬起一抹悠美的弧度,若非顾及今日是大婚,礼数不可逾越,他早就大步向前,将慕容雨接下来了。

    在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和漫天的喜乐声中,谢轻扬将慕容雨送上花轿,宾客们掌声雷动,司仪大声喊道:“起轿!”

    皇上赐婚,又是楚宣王世子妃,婚礼办的极是隆重,宫灯,琉璃盏,红灯笼,吉祥如意等喻意吉祥合美之物皆由十对婢女手捧着,在花轿前后缓步前行,十喻意十全十美。

    后又有乐队一路吹吹打打,整个队伍长近百米,声势浩大,极为壮观,道路旁的百姓们争相观看,热闹非凡。

    侯府门口,陆皓文望着迎亲的队伍离去,脸上的笑容瞬间转为浓浓的苦涩,虽然他早就知道会有这天,也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但是,当慕容雨真的出嫁时,他还是感到了心痛。

    “慕容雨喜欢的人不是你,并且,她已经出嫁,你的心思,不应该再放在她身上!”王香雅不知何时走了过来,与陆皓文并肩而立,她体态肥胖,没有男子喜欢,并不代表,她不懂情爱之事,陆皓文对慕容雨的喜欢,她一直都看的很明白。

    “我明白!”目光望向前方,陆皓文重重的叹了口气,慕容雨已为人妻,他不应该再想着她,增添她的麻烦,但是,突然之间让他将她从心里彻底去除,他也是做不到的,他需要时间,慢慢遗忘……

    迎亲队伍一路吹吹打打奔向楚宣王府,慕容雨坐在轿中,心脏“砰砰”直跳,下了花轿,拜了堂,她和欧阳少弦就是夫妻了,一生一世,不离不弃,两人之间的关系立刻就要转变,慕容雨如坠云里雾中,觉得不太真实。

    想到第一次两人见面时,欧阳少弦那锐利,冷漠,深不可测的眼神,再到之后的无意相逢,欧阳少弦的暗中相助,慕容雨可是做梦都想不到,他们两人竟会走到一起。

    如他那般高贵的优秀男子,肯真心实意待她一生一世,她真的很知足,想到欧阳少弦对她的承诺与关切,慕容雨心中被浓浓的幸福填满:他们两人在一起,一定会很幸福的!

    恍惚间,轿外响起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将喜乐声都给盖住了,轿子摇晃了一下,停了下来,喜娘扶了慕容雨下轿,喧闹欢声笑语扑面而来,慕容雨无端的升起一阵慌乱,一只温暖的大手伸了过来,紧紧握住了她有些颤抖的小手,慕容雨慌乱的心绪慢慢平静下来。

    进入正厅,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对拜……楚宣王和楚宣王妃虽已亡故,但太妃和侧妃仍在,礼节自是必不可少。

    礼节走完,新人送入洞房,慕容雨盖着红盖头,端坐在大红喜床上,喜娘站在一侧,丫鬟们则端着各种象征吉祥,喜庆的物件立于两侧,前来闹洞房的人,也站满了大半个房间。

    “世子请挑盖头!”喜娘的笑声响起,一柄如意秤伸自眼前,将盖头无声挑落,满屋的大红色映入眼帘,看的慕容雨有些不知所措。

    “新娘子真漂亮……”

    “美若天仙……”

    “世子真有福气……”

    各种赞美声如潮水般蜂涌而来,众人望向慕容雨的目光充满了好奇,羡慕……

    欧阳少弦一身大红礼服,相貌英俊,望着床边,一身大红嫁衣的慕容雨,嘴角轻扬起一丝浅浅的笑。

    楚宣王府来了许多客人,欧阳少弦身为新郎官前去招呼,参加婚宴的一些女眷留下陪慕容雨聊天说话。

    大约过了半个多时辰,欧阳少弦回来了,身上带着些许的酒气,女眷们识趣的告辞离去,闹洞房,也要看人看对象,这楚宣王世子,性子冷漠,脾气也让人琢磨不透,还是不要闹的太过份了,见好就收。

    “新郎新娘请喝合卺酒!”喜娘用托盘捧着两只倒满酒的酒杯送到身旁,欧阳少弦与慕容雨各自取过一只,手臂相交,交颈而饮,慕容雨面颊发烫,红唇轻启,清爽可口的琼浆玉液流入口中,欧阳少弦眸底蒙上一层笑意。

    礼成,喜娘,丫鬟,嬷嬷们都得了红包,笑意盈盈的离去,房门关上的刹那间,欧阳少弦压制不住心中的喜悦,伸手将慕容雨抱进怀中,眸底闪着莫名的喜悦:“雨儿,我终于娶到你了!”

    “那个,凤冠很重,能不能让我先摘了?”欧阳少弦抱的紧,慕容雨快要喘不过气了,头上还戴着一顶沉甸甸的凤冠,她真的很难受。&***

    “我来!”欧阳少弦轻轻笑着,摘下慕容雨的凤冠放到桌上,又将她束发的珠翠摘下,瞬间,乌黑的墨丝如绸缎般缓缓垂下,欧阳少弦瞬间失神,薄唇轻轻向慕容雨樱红诱人的香唇上凑去。

    “你喝了多少酒,要不要让厨房准备醒酒汤?”慕容雨离欧阳少弦很近,自是闻到了他身上的酒味,望着他有些迷蒙的眼神,慕容雨有些担忧,喝醉了,可能很难受的。

    欧阳少弦酒量的确不错,但外面来了许多客人,他招呼时难免多喝了几杯,慕容雨这么一说,他的头的确有些隐隐做痛:“我的酒量好,没什么大碍,我去沐浴,清醒清醒就没事了!”这个样子洞房,他也不是特别在状态。

    命丫鬟们打来热水,欧阳少弦去屏风后沐浴,慕容雨用了些食物,梳洗一番,洗去了脸上的浓妆,坐于梳妆镜前,望着镜中未施粉黛的容颜,慕容雨轻轻笑笑,这才是真正的自己。

    “雨儿!”身后凭空出现一人,将慕容雨紧紧抱进怀中,热水的余温夹杂着淡淡的墨竹香萦绕鼻端,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头发上,慕容雨微微一愣:“这么快就沐浴完了!”酒味倒是全部洗掉了。

    镜中的美人,肌肤赛雪,发丝如墨,馨香的身体柔若无骨,欧阳少弦心神荡漾着,轻轻答应一声,俯身吻住了慕容雨香甜的唇瓣辗转吸吮,灵舌轻巧的启开她的贝齿,探入她的檀口中与她的丁香小舌一起共舞。

    柔软馨香的身体被他紧拥在怀中,隔着薄薄的衣服,他能感受到她身体的玲珑曲线,欧阳少弦已经不满足于越来越激烈,chan绵的吻,伸臂抱起慕容雨,大步向大红色的婚床走去。

    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慕容雨的心没来由的一阵慌乱。

    小心翼翼的将慕容雨放在红色锦褥上,欧阳少弦侧躺在她身侧,略显粗燥的大手如呵护珍宝一般,轻轻抚摸着慕容雨光滑细腻的小脸,让他朝思暮想的可人,终于要属于他,他不必再每天忍受相思之苦了。

    慕容雨眼睑轻抬,目露疑惑与不解,对欧阳少弦来说,根本就是无声的诱惑,低头,狠狠吻上了她的唇。

    欧阳少弦的吻火热霸道,在慕容雨唇齿间不断翻搅,恣意品尝着她的甜美,慕容雨只觉那男性气息如潮水般将她淹没,呼吸间,全是他的气息,心跳快的无法控制,似要冲出胸膛。

    慕容雨脑中一片空白,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任由欧阳少弦狂暴的吻渐渐袭向全身。

    外衣,里衣不知不觉间已被欧阳少弦褪下,略显粗燥的大手轻抚着慕容雨光滑娇嫩的肌肤,如一捧雪,柔软的不可思议,仿佛下一秒就会化去。

    慕容雨的呼吸被夺走多时,即将窒息,欧阳少弦依依不舍的松开那被他吻的红肿的嘴唇,滚烫的薄唇吻上了她纤细的脖颈,精致的锁骨,不停在她身上制造着独属于他的痕迹。

    慕容雨意乱情迷的半眯着眼睛,胸口随着急促的呼吸,不断起伏,绣有鸳鸯戏水的粉色肚兜遮住了她胸前的美好,却更大程度的刺激着欧阳少弦的感官。

    大手轻抚着慕容雨柔美的后背,轻轻扯开了肚兜的带子,欧阳少弦俯身压上慕容雨柔软的娇躯,慕容雨瞬间僵硬了身体,美眸睁开,小手下意识的紧揪住身下的锦褥。

    前世的新婚之夜,李向东不顾她是初次,拼命索取,从那之后,她便怕了那男女之事……

    轻吻着慕容雨的眼睑,欧阳少弦轻声安慰着:“别怕,我会很小心的!”

    “我知道!”慕容雨点点头,目光迷蒙,身体依然僵硬!

    散发着少女芬芳的娇美身体就绽放在眼前,欧阳少弦暂时却不能碰,心中十分郁闷,体内的**不断奔腾,叫嚣,全身的血液也都凝在了一处,胀疼的难受。

    但慕容雨明显还没有做好准备,如果他硬要,慕容雨肯定难受,他心疼她,耐着性子不断劝慰自己,她已经被自己娶了回来,今夜注定要成为自己的人,慢慢来,千万不要吓坏了她,否则,得不偿失……

    轻温柔的吻再次落到慕容雨身上,一只手轻抚着她的后背不断安抚,慕容雨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下来,柔软的身体在欧阳少弦手中起了不可思议的变化,软的如一汪春水,整个人沉浸在欧阳少弦的温柔中,不可自拔。

    撕心裂肺的疼痛猛然传来,慕容雨瞬间清醒,痛呼声尚未出口,已被欧阳少弦紧紧吻住,呼痛声被他悉数吞入腹中,两颗清泪顺着眼角滑落……

    “别怕,放轻松!”欧阳少弦轻声安抚着,试着动作,温柔的亲吻着她的眉,她的眼,眼脸上的每一寸肌肤,慕容雨身体的疼痛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非常舒适的感觉,欲生还死,欲颠还狂,让人深深的沉浸其中,无论自拔……

    慕容雨小脸嫣红,眼神迷离,带着疼痛、甜美与欧阳少弦尽情chan绵,原来男女之事不是疼痛,还可以这么美……

    大红的帐幔放下,遮去一室春光,高桌上,红烛跳跃,摇曳生辉……

    chan绵过后,慕容雨累极,沉沉睡去,美丽的小脸上浮现着**过后的红晕,不过,她好像睡的很不安稳,眉头一直皱着,翻来覆去。

    唤来丫鬟备好热水,欧阳少弦抱着睡着的慕容雨走进屏风后,沐浴完毕,换上睡袍,欧阳少弦神情气爽,慕容雨睡的踏实了,眉头也舒展开来。

    伸手将慕容雨抱进怀中,欧阳少弦闭上了眼睛,嘴角扬起一丝浅浅的笑,雨儿终于完完全全属于自己了。

    欧阳少弦正值血气方刚之际,又初尝男女之事,一次chan绵,**难消,不过,慕容雨已经累的睡着了,他不想再折腾她,两人已经是夫妻,来日方才,不必贪恋这一两次,万一吓坏了她,对他生了恐惧,他岂不是得不偿失。

    七星塔与楚宣王府遥遥相望,宇文振站在能上到的最高的塔层,站在窗前望向楚宣王府的方向,这里最高,看的最远,可是,他已经站在最高一层了,却仍然看不到他朝思暮想的那张容颜。

    抬头望望天空,亥时已过半,宇文振重重的叹了口气,眸底闪过一丝苦涩,从一开始,他和慕容雨之间便注定要错过,因为他身负的任务,因为他有个真正好色的弟弟。

    父亲的眼光不错,说的道理也没错,慕容雨是个好女孩,可是这样的女子却不属于他们宇文家。

    宇文振有时会忍不住幻想,如果他没有身负任务,如果宇文明不好色,那么他和慕容雨之间应该是天作之合的一对,慕容雨向他要的东西,他已经找到东西替代,却终究是晚了一步。

    低下头,轻轻叹了口气,慕容雨和欧阳少弦两情相悦,即便自己将那些东西全部拿到她面前,她也是不会舍弃欧阳少弦嫁给自己的吧!

    楼下传来低低的说话声,紧接着,男子的粗喘与女子的低吟相交着响起,想到这个时间,慕容雨和欧阳少弦正在洞房,宇文振就气不打一处来,快步走下台阶,来到chan绵的那对男女面前,怒声道:“这里是七星塔,神圣的观星地,你们居然在这里行苟且之事,就不怕玷污了神灵,被天打雷劈!”

    有陌生男子出现,“啊!”女子惊恐的尖叫着,目光羞涩,与她相交的宇文明却没什么特殊反应,快速动了几下,缓解**,兴趣缺缺的拿过一旁的衣服,慢腾腾的穿着:“大哥,你怎么是一个人来这里,没找名姑娘陪你!”七星塔里这么好的景色,不温存一番,真是太可惜了。

    女子以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幽怨的目光望向宇文明,宇文明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笑道:“去第一层等我吧,与大哥谈完事情,我就送你回去。”

    女子轻轻点点头,羞红着小脸快速下了台阶。

    宇文明转身望向宇文振,责备道:“大哥,你知不知道你很扫兴,明知道我一个月只有三次机会,还硬生生打断一次……”

    “你除了这件事情,还能不能再想点别的!”宇文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一月有三次机会,还要换三个女子,你到底想干什么,都成了这副模样,你就不能将心思转点到别的事情上,就知道满脑子的男女之事……”

    宇文振第次撞见他在办事,都会这般教训他,久而久之,宇文明也听烦了:“大哥,你有空在这里训我,为何不去帮我找找大夫,治好我的病……”

    “你病着还如此猖狂,若是病好了,岂不是更加无法无天……”宇文振眼冒怒火。

    “那你就想想办法,狠狠整治慕容雨和欧阳少弦为我报仇,呃,我忘记了,今晚是他们两人的洞房花烛夜。”宇文明眸底闪过一丝诡异:“大哥,咱们潜进楚宣王府,给他们制造点麻烦如何……”

    “闭嘴!”宇文振是彻底被激怒了:“你都长这么大了,还分不清孰轻孰重吗?楚宣王府岂是那么容易进的,欧阳少弦是什么人你难道还不清楚,能轻易得罪吗?”

    “如果你真的潜进楚宣王府制造麻烦,没伤到人还好些,若是伤了人,我敢担保,不出一天,你就会身首异处!”宇文振没和欧阳少弦真正的较量过,但凭欧阳少弦暗查出了他所有的事情,宇文振便知道,欧阳少弦绝不简单。

    宇文明进府想伤的人,不是慕容雨就是欧阳少弦,楚宣王府戒备如何宇文振不知道,但欧阳少弦的手段,他可是见识过,宇文明做错事情的下场,绝对凄惨。

    “有大哥你和镇国侯府为我撑腰,欧阳少弦不敢对我怎么样吧!”宇文明有些心惊了,却仍然不肯服输。

    “若是不信,你大可试试看,我会买副上好的棺材为你收尸!”狠狠瞪了宇文明一眼,宇文振不再理会他,大步向外走去,劝解的话,自己说了不止一年两年,他依然我行我素,从未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上,做事更是不知轻重,居然连欧阳少弦也得罪,变成这副模样完全是他自找。

    一般人受了教训后,都会总结经验,再遇到此类对手,绝对是绕道而行,可他倒好,明知前面是火,还要紧扑过去,他们不会同归于尽,死的只会是不自量力的那个人!

    各人自有各人福,既然他从不听劝,自己也不必再劝,一切听天由命吧!

    李府,李向东在一杯接一杯的喝酒,眼神迷蒙,意志消沉,出嫁了,慕容雨居然出嫁了,自己的计划,岂不是要落空了,怎么办呢?

    京城里还有没有其他的名门千金,如她这般美丽,温柔,好骗的……

    李向东的仕途才刚刚起步,他一心想找个稳稳的靠山,沐雪莲代表的魏国公府他一直就没报希望,目光准备转向其他的,对他仕途有帮助的女子……

    京城客栈的某间客房中,与慕容雨有过一面之缘的男子正坐在桌前,端详慕容雨的画像,脑海中浮现那天,慕容雨美丽的容颜,有些愠怒的眼神,嘴角微微上扬。

    他走遍各国,每到一处,女子们望向他的目光,无一不是爱慕与痴迹,只有她,看自己的眼神很清澈,没有丝毫的爱慕,纯粹只是欣赏,这样的女子是理智,聪明的,做事情绝对不会盲目,很适合自己……

    “公子,您的宵夜!”轻微的敲门声过后,小厮端着托盘走了进来。

    男子放下手中的画像,眼睑微沉:“楚宣王府那边怎么样了?”

    “回公子,婚礼完毕,客人也渐渐散去,欧阳少弦回了新房!”这个时间,肯定是在洞房。

    男子淡淡笑笑,眸底闪过一丝诡异,成亲,洞房,人生一大喜事,明天自己定要送他份大礼才是!

    洛阳王府,欧阳寒风坐在院落中,望着东方天空发呆,那里是楚宣王府的方向,小厮前来请了一次又一次,他仍然稳稳的坐着不动,直到东方天空升起了启明星,天快亮了,他突然站起了身:“我累了,想休息!”

    天亮后,自己醒来时,会不会有一个全新的局面在等待自己!

    朝云疏散,薄雾消退,点点金光,照射大地,新房的高桌上,红色蜡烛还在燃烧,有温暖的光透过窗子照进红色的大床上。

    欧阳少弦早就醒了,慕容雨还在熟睡,他便没有起床,将她紧拥在怀中,轻轻亲吻着她的眉眼,以及有些红肿的嘴唇,利眸中盈满笑意。

    被人骚扰,慕容雨肯定睡不安稳,神智慢慢恢复,温暖的胸膛,孔武有力的手臂,全身的酸疼让她记起了昨晚的一切,完全清醒了,却依然闭着眼睛,懒懒的不想动:“什么时候了?”

    “巳时(上午九点到十一点)过半!”耳边传来欧阳少弦的轻轻吹气声,慕容雨一惊,猛然睁开了眼睛:“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叫醒我!”

    翻身欲坐起,却被欧阳少弦按回了床上:“昨晚你累了,休息够了再起不迟!”

    “我们还要敬茶,不能再休息了!”现在起都已经晚了,楚宣王和王妃虽已身故,但太妃和侧妃仍在,该有的礼节都不能少,自己这新妇第一天居然起晚,连敬茶的时间都错过了,说出去,还不知道别人怎么非议自己呢!

    慕容雨坚持起床,欧阳少弦也没再阻止,深邃的眸底闪过一丝莫名的光芒,拿起准备好的衣服,三两下就穿上了。

    “世子,你都不用人服侍吗?”慕容雨非常好奇,京城的贵族子弟也从来都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有很多人服侍,可看欧阳少弦穿衣的动作,很是娴熟,根本不需别人帮忙。

    欧阳少弦皱了皱眉:“还叫我世子?”对慕容雨这一称呼很是不悦。

    “叫习惯了!”慕容雨笑笑,小脸微红:“那我称你为夫君!”别人家也都是这么叫的。

    “叫夫君太客气了!”欧阳少弦仍然不满意:“直接叫我名字吧,这样亲近些!”

    欧阳少弦立于床上,熟练的扣着一颗颗钮扣:“我在外游历时,很多时候都是独自一人,穿衣当然要自己来!”

    慕容雨轻轻笑笑:“我本来准备亲自服侍你更衣的,现在看来,你的动作比我还娴熟……”

    欧阳少弦深邃的眸底闪过一道光芒,转过身,照了照镜子:“这件衣服好像不太适合今天穿,我再换一件……”

    藏青色,蛟龙纹的雪缎外衣是世子特有的服饰,穿在欧阳少弦身上,彰显出其身形的俊美与挺拔,非常的合体,庄重,很适合向长辈敬茶时穿,欧阳少弦居然说不合适。

    知道他心里在打如意算盘,慕容雨也未拆穿,在琴儿,瑟儿等人的服侍下穿好衣服,梳了少妇的发髻,亲自服侍欧阳少弦穿好了外衣,慕容雨基本没服侍过别人,动作很生,欧阳少弦也不介意,任由她摆来弄去。

    “恭喜世子,世子妃!”楚宣王府的两名嬷嬷进来收起了床上的元帕,笑意盈盈的向两人道喜,洁白的帕子上,一朵红花开的正艳,慕容雨小脸红了红,从现在开始,她就是真正的楚宣王世子妃!

    丫鬟端着各种小粥,小菜鱼贯的走进房间,慕容雨目光惊讶,欧阳少弦轻声解释:“用过膳再去敬茶不晚!”

    出嫁从夫,欧阳少弦拉着慕容雨坐到了桌前,她自然不能不吃任何东西就强拉着欧阳少弦去敬茶,在欧阳少弦的一再添菜中,慕容雨吃了满满一大碗饭菜,又尝了几样小粥,这才与欧阳少弦走出新房,向太妃和侧妃请安。

    太妃是一名老妇人,如沈老太君那般,慈眉善目,侧妃也就三十来岁,容貌清丽,保养得当,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

    慕容雨和欧阳少弦来的很晚,太妃,侧妃等楚宣王府所有主人居然没有责怪:“祖母安好!”欧阳少弦拉着慕容雨弯腰给太妃行了一礼,就算请安了,根本没有行应有的下跪之礼。

    太妃竟然也没有多说什么,笑盈盈的喝了两人递来的请安茶,赏赐一对玉如意。

    太妃才有此礼遇,侧妃的待遇更不必说,欧阳少弦只是淡淡的问候了一声,她便笑容可掬的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礼物相送。

    太妃微微笑着:“雨儿初来王府,除了少弦外,还不认识府里的其他人,今儿个差不多都到齐了,那位是二叔,二婶……”太妃指着边上坐着的一排人,一一为她介绍。

    慕容雨微微笑着和他们打招呼,他们也都笑着送上礼物,欧阳少弦对他们却是礼貌之中透着淡漠与疏离。

    望着眼前四十多岁,眸中不经意间会透出精光的中年男子,慕容雨暗暗纳闷:欧阳少弦的二叔是北郡王,封郡王之后,应该有单独的府邸才对,为何还住在楚宣王府中?尤其是,楚宣王已经过世,欧阳少弦即将成为下一任的楚宣王,他断没有理由再住在王府中的……

    和王府所有人认识完,礼物收了一堆,太妃和蔼的笑着:“时候不早了,雨儿也都和大家认识过了,各自去忙吧!”

    北郡王等人告辞离去,北郡王妃等一些女眷留了下来,和太妃闲话家常。

    望望慕容雨,北郡王妃轻轻笑着:“娘,雨儿初入王府,暂时就不要立规距了吧!”

    太妃笑的和蔼可亲:“那是自然,少弦即将年满双十,子嗣为重,前半年,都不必来立规距!”听上去,给了慕容雨很大的特权。

    欧阳少弦凝凝眉,目光渐冷:“祖母,父王,母亲已死,雨儿是没有在世公婆的,半年后,为谁立规距?”

    太妃的笑容僵了僵,北郡王妃笑着接过话:“自然是为太婆婆立规距了……”

    “传言二婶勤快,伶俐,将祖母伺候的舒舒服服,无论何事,从不假他人之手,否则,祖母就觉得别扭!”欧阳少弦眸底幽光萦绕:“既然祖母只喜欢让二婶伺候,还让雨儿前去立什么规距,她去了,您也用不上她不是,还是说,传言有误……”

    太妃和北郡王妃没有说话,面色瞬间变了几种颜色,慕容雨不知道欧阳少弦为何要和太妃做对,但现在这种僵局,是因她而起,她不想让彼此闹的太僵,轻轻拉了拉欧阳少弦的衣袖,示意他不要再说刺激太妃的话了。

    欧阳少弦握住她的小手,回她一个安心的眼神,继续咄咄逼人:“祖母不说,我倒是忘了,雨儿进了门,就是楚宣王世子妃,祖母年龄大了,应该好好颐养天年,王府里那些操心的事情,就交给雨儿来管吧!”

    无视太妃那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最近几天,祖母忙碌我的大婚之事,着实辛苦,王府的事情可能有些乱,祖母可以边休息边整理事情,初十将王府大权交给雨儿即可!”

    慕容雨扬扬眉毛,欧阳少弦的话,听起来是给了太妃很大的时间权限,可是,今天已经初七了,还有三天,就到初十!

    北郡王妃轻轻笑着,目光望向慕容雨:“雨儿在侯府可曾管过家?”

    慕容雨微微笑笑:“跟着祖母学了点皮毛,正式管家倒是没有!”

    “楚宣王府比忠勇侯府的事情还要复杂一些,雨儿没有管过家,难免手生出差子,不如先跟着婆婆学学管家之法,等完全娴熟了,再管整个楚宣王府!”

    欧阳少弦语气坚定,做出的决定,无需置疑,所以,北郡王妃将主意打到了幕容雨身上,慕容雨跟着学习,权力还掌握在太妃手中不是。

    “祖母年龄大了,处理府中事情已是很累,哪里还有精力教雨儿东西!”北郡王妃这点小心思,哪能瞒得过欧阳少弦:“接手管家,谁都有第一次,雨儿很聪明,一定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打理好楚宣王府,事情就这么定了,初十,祖母和雨儿交接王府事宜!”

    “堂兄,恭贺你新婚大喜,我紧赶慢赶还是来晚了,你不会怪我吧!”欧阳少弦话刚落,另一道好听的声音响起,一名英俊男子缓步走进大厅,太妃和北郡王妃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少陵,你回来了!”

    “是,祖母,母亲,我回来了!”欧阳少陵微笑的声音中透出一种让人猜不透情绪,好像在宣誓着某件事情,转身望向欧阳少弦,语气低沉:“堂兄,恭喜你和嫂子!”

    怎么会是他?看清男子的相貌后,慕容雨一惊,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她在大街上遇到的那名英俊男子,他居然就是北郡王的儿子欧阳少陵。

    “回来就好!”欧阳少弦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丝毫情绪。

    “我带了离月国出产的东海明珠,做为你和大嫂的贺礼!”欧阳少陵微微笑着,目光透过欧阳少弦,望向他身后的慕容雨,顿时,震惊,怎么是她?

    震惊只有一瞬间,随即恢复正常,淡淡笑意盈满眸底,他这样的人,对情绪的控制,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这位就是大嫂!”

    慕容雨走上前来,淡淡笑笑:“堂弟!”

    阳光从正门映进大厅,慕容雨站在屋内,望着眼前的欧阳少弦和欧阳少陵,暗暗赞叹,楚宣王府的这两位公子,皆是世间少有的人中之龙,在一些场合,也很懂得掩饰自己的情绪,喜怒不形于色,不同的是,欧阳少弦以冷漠掩饰自身,欧阳少陵却是谦谦君子为保护层。

    两人说着客套话,明显的淡漠与疏离,慕容雨能清析的感觉到,他们两人之间有莫名的浓厚敌意!

    “既然少陵回来了,就陪祖母和二婶多聊聊,我和雨儿还有事,先走一步!”不等欧阳少陵说话,欧阳少弦已经拥着慕容雨的肩膀向外走去,现在的两人已经是夫妻,这般亲密无间,别人只会羡慕他们夫妻情深,断不会再非议什么。

    走出很远一段距离后,慕容雨还能感觉到太妃,北郡王妃,欧阳少陵投射在两人身上的目光。

    从太妃所在的安延堂出来,欧阳少弦周身萦绕着一层寒冰之气,眸底也隐隐现出淡淡的怒色:“少弦,出什么事了?”

    欧阳少弦放慢了脚步,目光幽深:“没事,时间尚早,我们等会再回房,先去个地方!”

    书房,布置的十分雅致,书架上摆着许多书籍,慕容雨随便拿出一本,都很合她的口味:“你这里藏书真多!”

    “这些书都是送给你的!”知道慕容雨喜欢看书,欧阳少弦就收集了许多回来,他并没有告诉慕容雨,书房的摆设,也是按照慕容雨的喜好来的。

    “多谢了,以后我的日子不会无聊了!”慕容雨目光雀跃。

    欧阳少弦轻轻笑笑:“雨儿,你是不是很好奇,我对府里人的态度为何如此恶劣?”

    慕容雨翻书的动作停了下来,抬起头:“你是有原因的对不对?”慕容雨和欧阳少弦认识两年多,自然了解他的脾气,他对人对事一向淡漠,除非有人做了伤害他的事情,否则,他根本懒得理你!

    欧阳少弦拉着慕容雨在窗前的贵妃榻上坐下:“雨儿,你已经嫁我为妻,许多事情,我也不再瞒你,其实,太妃不是我的亲祖母,她是我祖父的继室,亲生儿子是北郡王,与父王,我没有丝毫关系……

    慕容雨心中一惊,难怪太妃对欧阳少陵如此热情,对欧阳少弦却只是表面的关切:“北郡王一直住在楚宣王府不走,与这可有关系?”

    “不但有关,关系还大了去了!”欧阳少弦深邃的眸底闪过一丝厉光:“太妃是继室,北郡王也算是嫡子,他们是有资格继承楚宣王一位的……”

    慕容雨小手一抖,目光震惊:“他们想抢夺你的楚宣王之位?”

    欧阳少弦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父王和母亲只得我一名嫡子,从小到大,他们一直都在设计我,母亲死后,父王大病,为了自保,我才离开楚宣王府,四处游历……”他的背井离乡不是人们传言中的游山玩水消除丧母之痛,而是为了保命,不得已而为之……

    “对楚宣王一位,我本无心继承,离开王府后,就没打算再回来,仅管如此,他们依然不打算放过我,明杀暗刺接连不断,而我就是在这种困境中不断成长,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有心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太妃和北郡王派人暗害欧阳少弦时,绝对想不到他会有今天的成就……

    “你现在已经有实力了,为何不找个理由,将他们全部关进大牢?”以欧阳少弦现在的实力,做这些事情,根本就是轻而易举。

    欧阳少弦目光凝重:“事情没你说的那么简单,北郡王身后有高人,欧阳少陵和我差不多时间离开清颂,他是跟着高人去学本事了,如今学成归来,实力只怕比我差不了多少……”

    “你已经成年,可以继承王位了,咱们把他们全赶出去,免得他们明招暗箭的不断……”身边养着一群虎视眈眈的饿狼,就连睡觉,也不会心安的。

    “清颂讲究孝为先,太妃怎么说都是我的祖母,她铁了心思要住在楚宣王府,不好赶,北郡王妃与她沆瀣一气,以太妃习惯她服侍为由,赖在楚宣王府不走,所以,北郡王一家,得以住到现在!”

    不知不觉间,欧阳少弦将慕容雨拥进怀中,楚宣王府看似光鲜艳亮丽,实则群狼环饲,欧阳少弦的实力够强,北郡王等人不敢轻易动他,但难保他们不将主意打到慕容雨身上,欧阳少弦向她坦承一切,就是言明哪些是敌人,让她多加小心。

    若是独身一人,欧阳少弦真的不在意楚宣王之位,但现在他有了想守护的人,慕容雨,也知道权力的重要性,所以,他绝不会将楚宣王之位拱手让给别人。

    慕容雨清冷的眸底寒风闪烁:“他们是准备害死你之后,好就近继位吧!”常年居于楚宣王府,继位什么的,做起来方便许多,搬来搬去的多麻烦,也就是说,从一开始,北郡王就打了要做楚宣王的主意。

    慕容雨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楚宣王妃诞下欧阳少弦后不能生育、重病死亡,以及楚宣王的得病离世,会不会和他们有关?

    抬头望向欧阳少弦,他那深邃的眸光越凝越深,慕容雨想到的事情,他肯定也想到了,迟迟没有动作,应该是因为没有找到证据。

    想想也是,当年的太妃和北郡王都是人精,欧阳少弦只是个年少无知的孩子,哪里会是他们的对手,所有的证据,都已经被销毁了吧!

    慕容雨轻轻攀上了欧阳少弦的脖颈,欧阳少弦瞬间回神望去,正对上慕容雨温暖的笑容:“别担心,你现在有我,不再是孤身一人,我会和你一起,将所有居心叵测的人全部送进地狱!”

    北郡王想继位,就是没打算给欧阳少弦活路,既然如此,欧阳少弦和慕容雨也不能再对他们客气。

    “雨儿,谢谢你!”欧阳少弦将慕容雨更紧的拥进怀中,眼底,居然隐有泪光闪动,是的,他现在有慕容雨,不再孤身一人!

    欧阳少弦的双臂孔武有力,抱的慕容雨喘不过气,她力气小,推不开他,无语望向远处时,看到了书桌旁的瓷器:“少弦,你这里有没有父王和母亲的画像!”皇室之人,都爱画像,楚宣王,王妃都病故,画像更应该有了:“我这儿媳妇第一天进门,理应给他们上柱香!”

    欧阳少弦松开手臂,拉着慕容雨来到书桌旁,伸手拿下两副画卷,打开来看,一张是楚宣王妃的,一袭绯衣,立于琼花树下,片片琼花瓣飘落,洒了她一身,花瓣与飘起的绯衣在半空中相接,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另一张则是楚宣王的,一身白色的戎装,俊雅高贵,身骑骏马,英武不凡,头戴白色玉冠,迷花人眼。

    看着这两副画卷,慕容雨就能想象得到,当年的楚宣王与王妃大婚时,是何等的轰动与震惊,郎才女貌,天作之和,用在这两人身上,再合适不过!

    只可惜,这对神仙眷侣,最终是年纪轻轻便命丧黄泉!

    “少弦,早在几天前,我就在街上见过欧阳少陵,他绝不是今天才赶回来!”欧阳少陵回了清颂,却没有回王府,难道是在暗中进行什么事情。

    欧阳少弦目光深邃,修长的手指轻抚慕容雨美丽的小脸,将她一缕墨丝捋至耳后:“看来,欧阳少陵此次学成归来,绝对是准备抢夺楚宣王之位的!”

    欧阳少陵望向慕容雨时的那一丝震惊目光,虽然很短暂,却被欧阳少弦看到了,那时,他便已猜到,欧阳少陵不是刚回清颂,也不是第一次见慕容雨。

    他信任慕容雨,知道他们即便是见过,也不会有其他牵扯,所以,慕容雨不提此事,他也没有追问。

    慕容雨的小手反握住了欧阳少弦的大手,眸底安宁,自信的光芒闪烁:“我们联手,绝不让他们诡计如愿!”

    ------题外话------

    ~(_)~终于大婚完毕鸟!票票啊,票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本站推荐: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大主宰盛唐风华银狐逆鳞续南明
《重生之侯府嫡女》章节(正文 120 洞房花烛)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重生之侯府嫡女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书迷楼(www.shumilou.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