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侯府嫡女 > 106 及笄礼,大小姐世子 订情

106 及笄礼,大小姐世子 订情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热门推荐:赘婿大主宰银狐武炼巅峰民国二十六年我来自未来钢铁时代重生之将星传奇春秋我为王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com.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日期:~11月01日~

    欧阳少弦最先反应过来,在欧阳夜辰,欧阳寒风还未回过神时,双足轻点,修长的身影在半空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轻轻飘落于慕容雨面前:“雨儿!”

    雨儿,叫的这么亲热?神智恢复的欧阳寒风,紧紧皱起了眉头,欧阳夜辰立于原地未动,微微沉下了眼睑,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慕容雨似乎没有察觉到称呼不对,轻轻一笑:“世子怎会来了这里?”这是内院,住的全是女子,以欧阳少弦的性子,不可能跑来内院与女子们攀谈的。

    欧阳寒风暗暗松了口气,慕容雨称呼欧阳少弦为世子,看来,她并没有喜欢上他,自己还是有机会的……

    “一时无聊,随便走走,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这里!”利眸中映出慕容雨窈窕的身形,她肩膀以上的衣服是半透明的镂空,上等的雪纺纱衣料,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身形,腰间佩戴着两只展翅欲飞的绿色玉蝴蝶,裙子下摆上着镶嵌着条条金色丝线,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点点金光,

    脑海中浮现大年初一那天,她美丽却单薄的身体,欧阳少弦扬扬嘴角,和那天的她相比,现在的她的确长大了:“你很喜欢这些红花?”

    “不是,满园子的花,只开了一种颜色,我觉得好奇,就走了过来!”慕容雨丝毫都不敢怀疑欧阳少弦的能力,如果她说喜欢,明天早晨,她的院落里就会被悄无声息的种满各种红花。

    “我母亲喜欢红色的花,所以,这里种的鲜花都是红色的!”王香雅一口咬着桃,一手拿着甜瓜,快步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一名小丫鬟,提着的竹篮中,盛着各色水果。

    慕容雨无奈的叹了口气,缓步走向王香雅:“你是今天的寿星,不去前厅招待客人,居然跑来这里吃东西……”

    王香雅将吃剩的桃核扔到一边,不以为然道:“每年来的客人都差不多,有什么好招待的,再说了,这只是我的普通生辰,又不是及笄礼……”

    侧目望到不远处的欧阳夜辰,欧阳寒风等人,王香雅眼睛转了转:“走吧,随我去招呼客人。”

    将嘴巴擦干净,王香雅拉着慕容雨向前厅走去:“对了雨儿,你的及笄礼是在后天吧,我记得你的生辰比我晚两天……”

    “没错,礼物你准备好没有?”慕容雨调侃着。

    “放心,送你的大礼,十天前我就命人备好了,到时保你满意……”王香雅洋洋得意,慕容雨却暗暗叹气,香雅的及笄礼已经过了,却一直没人肯来将军府提亲,她表面上看,是大大咧咧,不以为然,心里,还是很难受的吧。

    前世,香雅因为体型太胖,无人愿娶,孤寂终身,这一世,自己重生,做为她的好朋友,一定要改变她的命运……

    “雨儿,你的嫁妆准备好没有?”王香雅蓦然开口,语带戏谑。

    慕容雨瞬间回神,思绪还未跟上,不解道:“嫁妆,什么嫁妆?”

    “像你这么漂亮的美人,及笄当天,肯定有许多名门公子前来求娶,你不准备好嫁妆,怎么嫁人……”王香雅的小眼睛闪闪发光,戏谑更浓。

    慕容雨摆摆手:“嫁人需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的婚事,八字都没一撇,哪用的着准备嫁妆……”未出阁的女子不宜谈论婚嫁之事,但这里只有慕容雨和王香雅两人,她们也就不再避讳。

    欧阳少弦,欧阳夜辰等人离的远了,慕容雨以为他们听不到她们的谈话。

    “你未及笄,人家自然不会前来提亲,等过了后天,侯府的门槛肯定会被人踏破的……”王香雅故意提高了声音。

    “王香雅,你居然编排我……”慕容雨挥舞着小拳头就向王香雅身上招呼。

    王香雅快速前奔,边跑边解释:“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哪有编排你……”

    “别跑……”慕容雨在后面紧紧追赶。

    “不跑等着被你打啊,我又不是傻瓜……”

    慕容雨和王香雅打闹着渐行渐远,窈窕的白色身影在金色的阳光下不断闪动,如同翩飞的蝴蝶,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一语惊醒梦中人,王香雅的话让欧阳寒风眼睛一亮,郁闷的心情瞬间豁然开朗:自己怎么就没想到,雨儿及笄后就可以嫁人,少弦还要守很长一段时间的孝,自己可以在她及笄那天去提亲,少弦却不能,如此一来,雨儿就会嫁给自己了……

    自从慕容雨接受了欧阳少弦的鸳鸯贴后,欧阳寒风就非常倒霉,每次,他兴高采烈的去侯府邀约慕容雨,她不是有事出门了,就是被人约走了,宴会时,她也总是站在别人身边,对他的态度,礼貌之中带着淡漠与疏离,让他很是伤心。

    如今,有机会可以将慕容雨娶回洛阳王府,与她朝夕相处,再也不必忍受相思之苦,欧阳寒风当然是欣喜若狂:“夜辰,少弦,我有急事,先回洛阳王府了,麻烦你们告诉香雅一声……”眉眼弯弯,难掩眸中的笑意盈盈。

    欧阳少弦没有说话,望着欧阳寒风轻松,欣喜的面孔,眸光瞬间变的幽深似潭:急着回洛阳王府,是想准备聘礼迎娶雨儿么?只怕他是打错了如意算盘。

    将军府外,一辆马车徐徐驶来,来到门口,马车尚未停稳,车帘已被打开,慕容琳急急的下了马车,目光焦燥,快步向府内冲去。

    到得门前,侍卫抬手挡住了她的去路:“小姐,请问您有何贵干!”

    慕容琳紧皱着眉头,不悦道:“今天是王香雅生辰,我是来祝贺的……”再耽搁自己见世子的时间,每人赏他们十个耳光。

    “那您的……礼物呢?”不是侍卫们势力,而是来人说来祝贺,总要有所表示吧,万一他们错放了坏人进去,出了大事,他们把性命押上也承担不起责任。

    慕容琳望望空荡荡的双手,漫不经心的回答着:“来的匆忙,忘带了。”自己每月五十两银子的月钱都被扣了,平时都没银子买喜欢的衣服,首饰,哪里还有闲银子给王香雅备礼物。

    “对不起小姐,我们不能放您进去!”没带礼物,却说来祝贺,还戴着面纱,遮去大半张脸,怎么看都不太对劲:“不如这样,卑职去请大小姐前来……”

    “不必请了,我就是王香雅的好朋友,她还能不认识我吗?”王香雅与自己一向不对盘,若是她出来了,定不会让自己进府的,到时,自己还怎么见世子。

    慕容琳对着侍卫怒吼:“你们这群势力小人,不就是要礼物吗,这个给你们!”拔下发髻上的发簪,慕容琳甩手扔给侍卫,快步向府内走出:

    等出府时,自己再说发簪丢了,闹腾的人尽皆知,到时,这发簪还会回到自己手中,拦着自己的侍卫,定会被重罚,哼,偷盗罪可是不轻呢,被打死也是他自找的,谁让他死拦着不让自己进府了呢……

    “这位小姐!”事情并没有按照慕容琳预想的发展,她才刚走出两步,又被侍卫挡住去路:“这发簪请您收回,今日是大小姐生辰,您的礼物应该送她,不是送卑职!”

    慕容琳狠狠瞪了侍卫一眼,伸簪,傲然道:“我可以进去了吧!”进去后,自己才不会将发簪送给王香雅那个胖猪。

    侍卫低了头:“对不起小姐,卑职马上去请大小姐,您稍等……”

    “凭什么不让我进去?是觉得我身份低微,不配进府吗?”慕容琳彻底被激怒,侍卫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止自己进府,到底是何居心?只因为自己没带礼物吗?真是狗眼看人低。

    纤手指向马车,得意的训斥:“你们瞪大眼睛看清楚了,这是忠勇侯府的马车,身份的标志和象征,我是侯府二小姐,有资格进将军府参宴,若是你们再敢挡我的路,我就将你们重打一百大板……”

    “二小姐,不是我们有意拦您,而是规距不可破,小的们只是侍卫,奉命行事……”一辆马车而已,做假也是有可能的,合格的侍卫,绝不会放任何一名可疑人进自己守卫的府邸。

    “你们两个,怎么这么死心眼。”慕容琳眼睛喷火,厉声怒斥:“规距是死的,人可是活的,我都已经对你们表明身份了,你们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出什么事了?”欧阳寒风笑容满面的自府内走了出来。

    “世子!”慕容琳眼睛一亮,快速迎了上去,手指着那两名侍卫告状:“这两名侍卫,狗眼看人氏,拦着我,不让我进府!”

    两名侍卫相互对望一眼,无语加无奈:他们是职责所在,并非有意刁难,这侯府二小姐,真是蛮不讲理,颠倒是非黑白的本事,天下无敌……

    欧阳寒风经常去忠勇侯府,慕容琳与他谈不上熟悉,却也说过几句话,再加上欧阳寒风心情难得的好,便随口说了一句:“她是忠勇侯府二小姐,放她进去吧!”

    “是!”世子发话,侍卫们自是听从,不再阻拦慕容琳,欧阳寒风心情愉悦的走向府外的洛阳王府马车,慕容琳则得意的对两名侍卫轻哼一声:“看清楚姑奶奶的相貌,免得下次再拦错人……”

    戴着面纱,要怎么看清相貌?知道慕容琳是胡搅蛮chan之辈,两名侍卫不再理会她,立于门前一动不动,她那番言词大论,也是左耳进,右耳出,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在认真的聆听教训呢。

    慕容琳以为他们是怕了她,得意洋洋的教训了大半天,耍够了威风,方才越过侍卫,大摇大摆的向府内走去。

    走出一段距离后,一阵清风吹过,脸上面纱的一角在眼前飘飘,慕容琳蓦然惊醒,自己脸上有块难看的疤痕,不能以真面目见少弦世子,只有自己原来那张完美无缺的倾世容颜,才能配得上少弦世子啊。

    转过身,慕容琳快步向府外跑去:“寒风世子,寒风世子……”陈太医虽然只为皇室之人诊病,但皇室之人也可请他为重臣家眷诊治,今天的欧阳寒风,心情似乎不错,自己何不请他帮忙,请来陈太医为自己医治难看疤痕……

    欧阳寒风早就上了马车,急着回府的他,让车夫加快了速度,慕容琳跑出将军府时,洛阳王府的马车已经跑出一段距离了,慕容琳咬咬牙,狠狠心,急速追了上去,大声呼喊:“寒风世子……等一等,等一等……”

    不知是离的太远,还是欧阳寒风想事情太入神,居然没有听到慕容琳的呼唤,马车依旧快速前行,丝毫没有减速或停下来的意思。

    转过弯,马车上了大街,融入诸多马车之中,渐行渐远,慕容琳急匆匆的跑到转弯处,还来不及站稳脚步,大骂欧阳寒风,一辆马车急驰而来,狠狠撞向慕容琳,虽然车夫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勒马了,无奈慕容琳离的太近,最终未能幸免被撞飞的命运。

    “啊!”惨叫过后,慕容琳飞出几米远,重重掉落在地,全身的骨头如同散了架般,疼痛难忍,胳膊也不知摔到了什么上面,钻心的疼痛瞬间漫延开来,有那么一瞬间,慕容琳几乎都要以为她要被撞死了。

    “……慕容琳,慕容琳……”意识模糊中,慕容琳听到有人在叫她,用尽全力睁开了眼睛,头顶上方,几十张陌生的面孔映入眼帘,轻咳几声:“你们是谁啊?”

    “你还记不记得我是谁?”一张放大的俊脸出现在视线中,慕容琳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猛然翻身坐了起来:“宇文明,是你的马车撞了我!”

    “不能全怪我,我的马车在路上走的好好的,谁让你突然窜了出来……”宇文倩满眼厌恶,自己可不是冤大头,任人宰割。

    “你要负责帮我治伤!”慕容琳不依不饶,自己没了月银,无法看诊,若是回去侯府,让府医来治,肯定会丢死人的。

    “我的马车撞了人,我当然会让大夫治好你!”请个大夫看诊开药而已,一锭银子就可解决。

    慕容琳轻哼一声,算他识相,否则自己就闹到镇国侯府,让他们一家都不得安宁,眼角扫过那方面纱,慕容琳眼睛转了转:“找个厉害的大夫,帮我把脸上的疤痕也去掉!”难得遇到冤大头,不用白不用。

    “你脸上的疤痕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又不是我的马车撞的,凭什么让我花钱请大夫,为你恢复容貌?”真是人至贱则无敌,慕容琳抓住个冤大头,就死不放手了。

    “我脸上的伤,可是你妹妹弄的!”慕容琳强词夺理。

    “那你去找我妹妹请大夫吧,我告辞了!”给脸不要脸,自己也没什么好说的,看她一眼,自己就恶心的半天吃不下饭,为了自己能够长命百岁,还是早点远离这讨厌之人的好。

    宇文明转过身,大步向前走去,真的不打算理会慕容琳了。

    慕容琳急了:“你撞我的伤,还没给我医治呢!”算了,先治完身上的新伤再说,至于那块疤痕,总会找到机会医治的。

    “我只负责让大夫医治你身上的新伤!”宇文明高昂着头,语气微冷,目光不屑。

    慕容琳皱紧了眉头,不悦道:“好!”医治自己脸上的疤痕,是大夫来,他只需要拿银子即可,居然还这么不情愿,真是小气。

    精神放松下来,身上的疼痛更加厉害,慕容琳惨呼:“我的胳膊,好疼!”

    宇文明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好像是脱臼了,我来帮你接上!”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宇文明一手抓着慕容琳的胳膊,一手按着她的肩膀,猛然用力。

    “啊!”钻心的疼痛袭来,慕容琳惨叫一声,胳膊没接上。

    宇文明不好意思的笑笑:“不好意思,手笨了点,我再试试!”敢敲诈自己,不给她点教训,自己就不是宇文明。

    再次用力,胳膊依然没有接上,慕容琳疼的惨叫连连:“你这么笨手笨脚的,还接什么接,想疼死我是不是,快送我去找大夫!”

    洛阳王府

    “你想迎娶慕容雨为世子妃?”洛阳王端着茶杯,饮茶的动作却猛然顿了下来,目光幽深,欧阳寒风对慕容雨的爱慕,洛阳王多少知道一些,可慕容雨对他无意之事,洛阳王也看的出几分。

    “是!”欧阳寒风站在洛阳王面前,意志、语气皆坚定。

    “慕容雨和少弦不是两情相悦么?”每年一度的元宵花灯节,她都是拿楚宣王府的鸳鸯贴进宫的。

    欧阳寒风急声解释:“其他的名门公子也有拿贴子过去,不过,少弦的速度最快,雨儿就接受他的贴子了。”言下之意,慕容雨拿楚宣王府的鸳鸯贴进宫赴宴,只是因为不想驳欧阳少弦面子。

    “你确定慕容雨不喜欢少弦?”洛阳王终日困于朝堂之上,协助皇帝处理国家大事,对年轻男女之间的事情,自觉看的可能不如他们透彻。

    再加上,欧阳少弦除了邀请慕容雨去花灯宴外,其他时候也没什么特殊表示,洛阳王也不是特别肯定,慕容雨是不是喜欢欧阳少弦。

    “当然确定。”欧阳寒风重重点头:“雨儿一直将少弦当普通朋友的!”否则,在红色花丛中,慕容雨就会直呼他的名字少弦,而不是称其为世子。

    “那慕容雨喜欢你吗?”这也是非常重要的问题。

    “雨儿后天才会及笄,对男女感情一事,还未开窍,对所有男子,都是一视同仁。”两年来,慕容雨对所有男子,都是既不疏远,也不热情,保持着不近不远的一段距离:“不过,我有信心,她嫁给我后,一定会喜欢我的!”

    洛阳太妃和蔼的笑笑:“王爷,寒风难得遇到喜欢的人,你就成全他吧,那慕容家小姐,我也见过几次,的确是个不错的姑娘,忠勇侯府也是名门望族,与咱们洛阳王府是门当户对……”

    “是啊,王爷,我也觉得那慕容小姐不错,很聪明伶俐的一个人呢!”洛阳王妃也笑眯眯的在一旁打边鼓:“她过了门,帮着分担一些事情,我也可以轻松轻松了!”

    三个女人一台戏,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联合攻关,洛阳王也招架不住了:“好吧,本王立刻命人准备聘礼,不过,婚姻大事是父母之命,慕容雨是慕容修的女儿,事情还是得和他商量商量,否则,咱们抬着聘礼去了,人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岂不是闹了大笑话。”

    “一切听凭父王做主!”洛阳王答应他娶慕容雨了,欧阳寒风欣喜若狂,洛阳王说什么,他都不会反对。

    欧阳寒风心思单纯,不懂掩饰自己的情绪,望着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的他,洛阳王摇摇头,这孩子,根本没长大,但愿娶亲之后,能够成熟、稳重一些……

    医馆,慕容琳看诊完毕,从内室走出,夏天很热,戴着面纱太闷,慕容琳就摘了下来,刚才她被车撞的发髻凌乱,还未来得及梳理,丝丝墨发自脸颊垂下,将那块难看的疤痕遮掩,宇文明的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除去那块疤痕,慕容琳还蛮漂亮的……

    嘴角轻勾出一抹悠美的弧度,原本打消的计划,还是再次实施吧,到了嘴边的美肉,没理由不吃……

    将军府,王香雅生辰,喝了很多酒,宾客送走后,她已经醉的眼神迷蒙,脚步踉跄,被丫鬟们扶回房间。

    醒酒汤,毛巾,热水的伺候完毕,天色已经不早了,王香雅睡的香甜,慕容雨正欲告辞离去,一名小丫鬟拉上了窗帘,房间中顿时漆黑一片,一缕盈盈的暖暖光芒自房间徐徐散发。

    “咦,哪里来的光?”小丫鬟惊呼:“大小姐睡觉最讨厌光了,快把光遮住!”

    慕容雨循着光线望去,目光停留在自己腰间的玉蝴蝶上,心中一惊,快速摘下,放进衣袖中,顿时,房间恢复了刚才的漆黑,点点光亮却透过衣服,缓缓向外绽放,慕容雨无奈,正欲告辞离开,身后突然响起王香雅含糊不清的声音:“都下去吧,这里不用伺候了。”

    “是!”小丫鬟们依次退出房间,慕容雨拿出了袖中发光的玉蝴蝶:“不好意思,吵到你睡觉了。”

    王香雅轻揉着疼痛的额头,摆摆手:“没事,你这玉蝴蝶哪里来的?”

    “从宝斋行买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有一只会发光,以前它很正常的……”话未落,慕容雨突然想起,这对玉蝴蝶,有一只是欧阳少弦送她的……

    急忙将玉蝴蝶举至眼前察看,望着上面串的丝线,慕容雨雪眸微眯,这只发光的玉蝴蝶,就是欧阳少弦送自己那只。

    他送她时,上面没有丝线,慕容雨为了佩戴,串上了几条桃红色的丝线,与从宝斋行买的玉蝴蝶上的丝线有些不同,不仔细看,看不出来……

    “那你走运了。”王香雅神秘兮兮:“发光的玉蝴蝶,是罕见的冰玉天然形成,未经过任何打磨,世上只有两只,传说,它是清颂开国皇帝与皇后的订情信物,宝斋行那些玉蝴蝶,虽然贵重,却也是效仿这两只玉蝴蝶的仿造品……”

    慕容雨眸光闪了闪:“那这订情的玉蝴蝶,是一代一代往下传的吗?”

    王香雅点点头:“一直都在皇室中流传的,据说,这是坚贞爱情和幸福生活的象征,凡得此玉蝴蝶的男女,必定生活和美,白头到老,三年前叛乱时,这对玉蝴蝶下落不明,没想到居然被人卖到宝斋行去了,那宝斋行的掌柜也是蠢货,人家成对卖给你,你也成对卖出去嘛,干嘛要分开……”

    “可能是,那人只卖了一只给宝斋行!”慕容雨敷衍着,不自然的轻咳几声:“玉蝴蝶一直都是皇帝和皇后保管吗?”

    “当然不是。”皇帝和皇后哪会白头到老,幸福一生:“开国皇帝和皇后死后,玉佩一直在他们的后代子嗣中流传,几乎每一代,都会出一对令人羡慕的贤伉俪……”

    轻轻叹了口气:“当年的楚宣王和楚宣王妃是人人羡慕的好姻缘,可我知道他们没得到这对玉蝴蝶,否则,两人不会英年早逝……”

    “雨儿,你只得了一只玉蝴蝶,另一只还不知在谁手中,你的姻缘只怕要耽搁一段时间了。”王香雅的声音有些低沉,随即又欢快了起来:“不过你放心,你一定会有美满姻缘的,和心爱之人白头到老……”

    突然,王香雅脑海中浮现欧阳少弦英俊冰冷的面容:糟糕,万一雨儿嫁了别人,他怎么办?他完全有能力和实力阻止雨儿嫁给别人……

    等等,这玉蝴蝶是从宝斋行买的,宝斋行可是欧阳少弦开的,难不成,是他故意让人卖了这只玉蝴蝶给雨儿……

    王香雅侧目望向慕容雨,小眼睛闪闪发光:欧阳少弦还真是用心良苦,想千方设百计的抓住美人心……

    慕容雨望着手中玉蝴蝶,暗暗思索,叛乱一事,闹的很大,皇室之人死伤不少,欧阳少弦势力不弱,得到玉蝴蝶不是不可能,他送了一只玉蝴蝶给自己,那一只,会不会在他自己手中?

    坚贞爱情,美满姻缘,欧阳少弦从未对慕容雨说过情爱之言,却在一点一滴的生活中,全部表达了出来,他送自己的那些礼物,会不会也蕴含了某种深刻的含义?

    夜晚子时,楚宣王府书房

    “世子,您要的消息!”暗卫将一本小册子递上,恭敬的站到一边。

    欧阳少弦打开册子,快速浏览着上面的内容,越往下看,俊颜越冰冷,眸底的怒气也越发的浓郁。

    稍顷,欧阳少弦放下了册子,深邃的眸底隐有怒气翻腾:想不到竟然有这么多人在觊觎雨儿,幸好自己事先调查,否则,她及笄不久,就会被人娶走。望望册子上所列的名单,欧阳少弦冷冷一笑,既然他们都闲着没事,来和自己抢人,自己就给他们找点事情做……

    及笄日

    一大早,慕容雨就被叫起来,沐浴,梳洗,丫鬟们里里外外的忙碌着,虽然急切,却有条不紊,庄嬷嬷亲自为慕容雨梳了精致的及笄髻,碧绿的发簪映着夏日的光芒,摇曳生辉。

    琴儿捧来一件半透明的纱衣,清颂最好的面料,最好的裁缝缝制,上面点缀着象征富贵吉祥的各色贵重饰品,手感垂坠,拿在手中,宛若无物。

    耳环,手镯,项链,腰间的佩饰,众人服侍着一一戴上,再三确认毫无遗漏,众人方才簇拥着慕容雨走向大厅。

    忠勇侯府嫡出千金及笄,是件大事,大厅中,早就坐满了前来观礼的名门望族的夫人、小姐们,老夫人坐在上座上,笑容满面,静等慕容雨的到来。

    前世,慕容雨已和李向东订亲,及笄当天就嫁了人,及笄前,忠勇侯府的人一直在忙着嫁妆之事,累的不轻,所以,及笄礼办的很是随意,草草了事后,象征她成年了,便让她坐上了出嫁的花轿。

    这一世,重生,慕容雨不再是被人算计,名声尽毁的可怜女子,她是忠勇候府,身份高贵的大小姐,她有选择的能力与权力,不会再像前世那般,被人处处算计。

    慕容雨走进客厅,在众多贵族妇人惊艳的目光中,缓缓走向房间深处,长长的曳地长裙,在光洁的地面上,滑出一道浅浅的痕迹。

    到得房间中央,慕容雨在蒲团上跪下:“祖母!”

    老夫人笑逐颜开,走上前,将慕容雨发上的发簪摘下,小心的为她戴上一只镶嵌着各种宝石的精美华冠,喻意,成年!

    慕容琳坐在不远处,望着慕容雨身上高贵、美丽的衣服,以及价值连城的华冠,嫉妒的眼睛冒火,再过半年,自己也要成年,到时,身上的衣服和华冠,绝不能比慕容雨差。

    在名门贵妇与千金小姐们的祝福中,礼成,慕容雨站起身,望着门外温暖的阳光,嘴角微微扬起,自己将来的人生,一定要充满阳光与温暖。

    洛阳王府属皇室贵族,府里随便拿出一件东西,都价值不菲,要在两天内笼出一百二十抬的聘礼,不是难事,前天,洛阳王已经和慕容修聊过,对慕容雨和欧阳寒风的婚事,他没有反对,洛阳王很高兴,当即就让人回府准备聘礼。

    历经一天两夜,管事和管家不眠不休的劳作后,终于在阳光高升时,将聘礼准备完毕,抹抹额头的虚汗,暗暗松了口气:“去禀报王爷,聘礼已经清点完,登记在册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今日,欧阳寒风一身正装,英武不凡,站在阳光下,笑容满面,洛阳王昨天告诉他,此去忠勇侯府,送聘礼不假,却也只是订亲,成亲需要另选吉日,洛阳王府迎娶世子妃,岂能马虎。

    欧阳寒风笑着答应下来,只要能娶到慕容雨,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今天只是订亲也无所谓,反正总有一天要娶回家来。

    望望天空,时间不早了,父皇怎么还没出来,万一去晚了,雨儿被人抢走怎么办?

    思量再三,欧阳寒风下定决心,快步向洛阳王居住的小院奔去。

    距离小院还有段距离,欧阳寒风已急声呼喊:“父王,父王……”

    洛阳王走出房间,面容凝重:“寒风,今天不能去忠勇侯府下聘了……”

    欧阳寒风大惊:“为什么?”

    洛阳王目光凝重:“太原出了大事,皇上命我与几位大臣前去查看!”

    “是什么大事,非要今天去?”欧阳寒风眸底闪着急切与不安:“能不能缓缓,先把聘礼送去侯府再走……”

    洛阳王瞬间板起脸:“胡闹,国家大事,岂能儿戏,慕容雨那边,我已经和慕容侯爷说好了,他不会将女儿嫁给其他人的,你放心,等我回来,一定会去忠勇侯府下聘的……”

    “王爷!”洛阳王妃从屋内走了出来,将一只大包裹递给了他身侧的侍卫,亲自为洛阳王整整衣装,洛阳王妃轻轻叹口气,担忧道:“王爷一路小心!”

    “放心吧,不会出事的!”深深的望了欧阳寒风一眼,洛阳王快步向外走去:“一切等我回来再做定夺,你切不可私自去忠勇侯府下聘,否则,洛阳王府会被人耻笑的……”

    忠勇侯府,及笄礼毕,名门贵妇们送上祝福,相继告辞离去,慕容侯急切的目光频频望向门外,直到最后一名贵妇也离开,门外仍然空荡荡的,目底闪过一丝不解,正欲命人悄悄去洛阳王府询问一下,为何还未到,门外侍卫禀报:“老夫人,侯爷,楚宣王世子求见大小姐!”

    老夫人和蔼的笑着:“雨儿,世子有事找你,你就去见见吧!”及笄当天求见,是人都猜得出是什么意思。

    慕容雨尚未答话,慕容修抢先开口:“雨儿现在还不能离开……”万一洛阳王的聘礼送到,雨儿却随少弦世子出去了,传扬出去,就是雨儿一脚踏两船,她和忠勇侯府的名誉,彻底损毁……

    谢梓馨,慕容岸过世,慕容修只想着让慕容雨嫁个好人家,开开心心的过完一生,欧阳少弦的确比欧阳寒风优秀。

    可欧阳少弦的身份,注定了,他的身边离不开明争暗斗,尔虞我诈,相比之下,欧阳寒风的生活就单纯许多,所以,慕容修自私的想让慕容雨嫁个生活单纯快乐的人……

    “为什么?”老夫人不悦道,若非碍着众多丫鬟、嬷嬷在此,老夫人肯定狠狠训斥慕容修一顿,做爹的,不为女儿寻找好夫婿不说,有能力出众之人爱慕雨儿,他还要阻拦……

    “雨儿刚刚及笄,就与男子见面,不太好吧!”慕容修随便说了个理由,心中暗暗焦急,洛阳王怎么还不来……

    “男未婚,女未嫁,有什么不好的,你的思想,太老旧了,都不如我这个老太婆看的开!”转过身,老夫人笑容可掬:“雨儿,世子都要等急了,你快去吧!”

    慕容修正欲再找理由阻止,一名侍卫快步跑了进来,对慕容修耳语几句,慕容修目光沉了沉,望着慕容雨渐渐远去的身影,暗暗叹了口气,也许,一切都是天意。

    月琳阁

    慕容琳摘下面纱,口中嘀咕着,脱下了身上的外衣:“慕容雨及笄,穿的那么薄,居然让自己穿这盛装前去观礼,真是热死人了……”幸好自己聪明,礼成后,就偷偷跑了回来,否则,自己肯定会满身臭汗。

    “桃儿,备热水,我要沐浴!”衣服太厚了,自己离开的早,也出汗了呢。

    桔儿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手里还提着篮子:“二小姐,少弦世子来了……就在侯府门外……”

    “真的?”慕容琳眼睛一亮,快步跑到衣柜边,选了件漂亮外衣穿上,对镜照了照自己美丽的小脸,按宇文明说的,揪出一缕头发盖住疤痕,上下打量无误,出了月琳阁,以最快的速度向门外奔去,自己长大了,容貌也比以前漂亮许多,世子见到这样的自己,肯定会喜欢的。

    忠勇侯府外,欧阳少弦如松树一般,立于原地未动,目光望向遥远的天际,不知在想些什么。

    府内,走出一道窈窕的身影:“世子!”轻柔的呼唤将欧阳少弦神游九天的思绪拉回,转过身,慕容雨身着半透明纱衣,身形窈窕,明媚小脸比天空的阳光都要耀眼,让人一见便再也移不开眼睛。

    过年后的几个月来,欧阳少弦见过她许多次,每次见她,她都比上次有变化,越变越美丽,越变越迷人,很多的时候,欧阳少弦望着她明媚的小脸,都会失神。

    一名侍卫站在五步外,牵着一匹白色的俊马。

    欧阳少弦轻轻笑笑,上前几步,毫不避讳的握住了慕容雨的小手,拉着她来到俊马前:“我带你去个地方。”

    “我们骑马去?”两世为人,慕容雨只坐马车,从未骑过快马。

    “马比马车快!”话落,欧阳少弦已拥着慕容雨上了快马,从侍卫手中接过缰绳,轻轻一抖,快马长嘶一声,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急驰而去……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本站推荐: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大主宰盛唐风华银狐逆鳞续南明
《重生之侯府嫡女》章节(正文 106 及笄礼,大小姐世子 订情)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重生之侯府嫡女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书迷楼(www.shumilou.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